《第一狂少》[第一狂少] - 第四章 沒按單柔的劇本走(2)

意思,這些藥材不能送你。」

說完,寧塵竟然就側身想要繞過單柔離開。

單柔頓時就愣住了,她沒料到,寧塵竟然是這種反應,根本沒按她的劇本走。

這讓她接下來怎麼拿出婚書打臉?

怎麼退婚?

藥店外的車裡,蘇千雪也是露出奇怪神色。

這麼多年來,蘇千雪還是第一次看到,有男人會拒絕單柔的主動搭訕。

藥店里,單柔心中生出一絲好奇,以及一絲不服氣。

她橫着走了一步,攔住寧塵的去路,剛想說什麼,卻突然秀眉緊緊皺起。

「唔!」

單柔忍不住悶哼一聲。

她的臉色瞬間變得潮。紅,身體一陣發軟,手捂胸前,櫻。桃小嘴張開,大口大口的喘着氣,就好像呼吸不過來一般。

單柔這種痛苦模樣,如西子捧心,外人看來美極了,但本人卻是痛苦無比。

「這位小姐,你就是。。。。。。單小姐?」

這時,藥材店的老闆,一位老中醫快步走了過來。

「我。。。。。。是。。。。。。老先生。。。。。。我這怪病發作了。。。。。。還請您快幫我看看。。。。。。」

單柔顧不上寧塵了,虛弱喘氣道。

老中醫點點頭,立刻扶着單柔坐下,然後伸手給單柔診脈。

只是,片刻之後,老中醫就無奈的搖頭道:「單小姐,不是我不給你治病,而是你這病,嚴重的陰虛火旺,萬中無一。。。。。。我實在治不了。」

「啊?老先生,就連您也治不了嗎?」

單柔頓時失望之極,同時病情發作得更加嚴重,身體滾燙、臉紅似蘋果,痛苦的喘氣起來。

寧塵本來已經拿着買好的藥材往外走了,但聽到老中醫嘴裏的『陰虛火旺』四個字,腦海中立刻冒出無數有關這種病的記憶,以及治療的方法。

看着單柔痛苦的模樣,寧塵有些不忍,猶豫了一下,回頭道:「我幫你看看吧。」

「你?」老中醫一愣。

「你也是醫生?」

單柔也是狐疑道。

「我不是醫生,但我應該能治好你的病。」寧塵紅着臉道。

單柔如西子捧心的模樣,散發出攝人心魄的嬌媚,讓寧塵幾乎有些把持不住。

「那你。。。。。。你快治吧,快幫幫我。」

單柔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死馬當作活馬醫的道。

「呃。。。。。。你得把衣服撩起來,我。。。。。。要把手按在你的小腹上,才能治。」

寧塵說完有些臉紅,他自己都覺得,單柔不可能相信他。

「小夥子,你該不會是藉著治病之名,想要佔單小姐的便宜吧?」老中醫皺眉道。

單柔痛的地方是胸口,寧塵卻說要撩起單柔的衣服,拿手按小腹?這簡直是牛頭不對馬嘴!

單柔的臉色也變得冰冷起來。

她死死盯着寧塵,一陣沉默之後,最後卻點了點頭道:

「行。」

『這個騙子,原來剛剛是在假裝正經?那現在就讓他原形畢露,我再拿出婚書打他的臉,跟他退婚!這樣,我也算能跟奶奶。交代了。』

單柔心中暗想。

她之前跟奶奶打電話確認婚書真假的時候,奶奶告訴她婚書是真的,並讓她做好準備,按照婚書履行婚約。

所以,她才會急着找寧塵退婚。

但她要跟寧塵退婚,總得有個理由才行吧?

接下來寧塵的色狼動作,就是她退婚的理由!

「你開始治吧。」

單柔眼神冰冷的看着寧塵,一手捂住痛楚的胸口,另一隻手已經撩起了衣服下擺,露出白。皙平坦光潔的小腹。

寧塵走到單柔面前,放下藥材,紅着臉蹲下,然後緩緩伸出手來,朝單柔光潔的小腹按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