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的文學方針:文學這個東西》[五四的文學方針:文學這個東西] - 第3章

來,文學理論體系開始給精英文學貼金,開始不斷深入美學方向,而從九十年代開始,精英文學開始明確地撲殺通俗文學,正人君子以及所有認為自己是正人君子的人,一邊享受文學的通俗性帶來的娛樂,一面將金庸、王朔之流的作品視為雜書,好極端論的我們從理論上決定了通俗的罪大惡極。
如果這個時候沒有其它娛樂手段的發展,即便通俗文學一直被罵,也能夠存活下來,但問題在於,網絡技術開始發展了。
過去主要寄託於紙質書載體而形成的龐大閱讀市場之所以式微,一個巨大的原因在於,它不再是最廉價的娛樂手段,也不再能承載最方便的娛樂價值。
而到了市場開始縮水的時候,已經在理論層面上被徹底污名化的通俗文學,到了鄙視鏈的最低端,而在紙質書的出版市場上,它並不是一個全面自由的市場,這個階段,它已經被各種理論家所壟斷了,通俗文學的作者引頸就戮。
這個引頸就戮的具體過程是什麼樣的呢?
就是理論家不斷重複,你們的書不好賣、不好出甚至於不給你出,是因為你的內涵不夠,你要深化內涵放下媚俗。
「俗」作者的生存空間越來越窄。
但事實上,這個理論是錯誤的。
八九十年代,圖書市場無比巨大,人們把書賣了,可以肆無忌憚的貼金,這本書有什麼內涵,那本書有多麼偉大,然後說,就是因為有這麼多的內涵、有這麼偉大,才擁有的讀者,他們也可以不斷的催促作者去挖掘內涵……但事實上,我們回憶自己小時候拿起文學名著時的心態吧,我就是想看故事而已,我看《戰爭與和平》,都只是為了看一個有趣的故事——但是在場面上,大部分人,不願意承認,他們說我們想看有內涵有質量的東西,然後他們選擇了短視頻。
潮水褪去,當大家開始裸泳、吃存量,秉承錯誤文學理論的精英文學,被客觀規律判決了沒有讀者的結果。
網文在這個時候開始興起。
我在接下來這篇文章的第三部分寫過網絡文學的發展軌跡:「過去傳統的文學圈是一個高質量成品組成的圈子,基於現實層面,想要出版,編輯會把關,它會要求一本書在成型的時候各方面都已經到了相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