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的文學方針:文學這個東西》[五四的文學方針:文學這個東西] - 第5章

目的跟用法已經跟傳統的定義不一樣了,傳統圈當年研究,我們要把立意表達得更深刻,我們要怎麼使用自己的文筆,但網文是說,我們要更加好看,我們怎麼使用自己的文筆,怎麼塑造人物……你知道這是什麼概念嗎?
我們從零開始重做了網文的一整套方法論,在今天看來,這其實就是通俗文學的方法論,這個方法論沒有被過去的通俗文學界總結出來,因為當年通俗文學不受重視,金庸和王朔還整天被罵。
今天,這套方法論作為一種經驗性的成果鐫刻在你們每個人的寫作里,你們把它當成一種約定俗成的方法來用,每個人都掌握了一些自己的技巧,但還沒有人整理出它的全貌來。」
而在這個問題下,真正重要的是什麼呢?
今天的網絡文學,並不帶有過去精英文學與通俗文學的核心特徵。
過去兩種文學的核心特徵是什麼?
它給人的直觀印象是什麼?
其實是內涵,是美,在八九十年代圖書市場高枕無憂階段的貼金運動里,人們不光在精英文學裏吹捧美,對於通俗文學,人們也下意識地以內涵、美之類的東西來當做它的標籤,但是網文的核心是什麼?
好看。
每一個進入網文圈子的人,對自己文章的第一個問題:怎麼樣才能好看。
而每一個進入過去文學圈子的人,下意識會問:它有什麼內涵。
以至於人們會下意識地認為,過去的通俗文學,與今天的網文,都不是一個東西,而事實上,也確實不是。
但我想說的是,怎麼樣才能好看,原本就應該是通俗文學的第一提問,如果過去的通俗文學坦率地面對這個問題,在以這個問題為核心的方向上促進它的發展,今天的網絡文學,根本就不會出現。
從五四開始,三種完全不同的文學體系出現了,並且沒有傳承,彼此否定彼此排斥,八十年代後的精英文學和通俗文學本該是一夥的,它們也相互排斥,而最終變成了精英文學對通俗文學的單方面屠殺。
而真正令人惋惜的是,沒有經驗留下來,有一段時間我去找科班的教授詢問過去通俗文學的研究理論,我發現過去的通俗文學幾乎沒有留下有效的理論,今天也許存在一些遮羞布式的找補,譬如他們研究金庸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