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喜狂妻慕少寵不夠》[沖喜狂妻慕少寵不夠] - 第2章

慕司洲!
熟悉又陌生的男人坐在輪椅上,雙腿蓋着一條薄薄的毛毯。
那一瞬間,葉蓁呼吸狠狠一窒。
只感覺鬧鐘有無數根針不斷扎着,痛不欲生。
男人五官深邃,眉眼如舊,卻成熟了很多,所有銳利的鋒芒都斂在了帥氣冷漠的面容下。
他坐着輪椅,面色蒼白,俊美的容顏帶着明顯的病態,只有那薄唇帶着異樣的鮮紅。
曾經令她怦然心動的男人,已經長成了商場上令人聞風喪膽的大白鯊。
傳聞他手段狠辣,為人暴虐。
傳聞他雙腿殘疾,只能坐輪椅。
傳聞他身患重疾,藥石無醫,所以才會娶個女人回來沖喜。
內心強烈的恨意與不甘交織,葉蓁死死掐着手心,強行壓抑住內心翻滾的複雜情緒。
一眨眼,七年!
這七年究竟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有那麼大的變化。
聽到有人進門的聲音,慕司洲面無表情地抬起頭來。
在看到葉蓁臉的瞬間,他瞳孔狠狠收縮!
「臻臻……」 然而片刻,慕司洲眼裡的光就再次暗了下去。
繼而充滿了濃濃的厭惡!
不……她不是葉臻!
這張臉和葉臻一點也不像,而且比葉臻年輕。
只是,剛剛她看過來的眼神,差點讓他誤以為,葉臻回來了…… 除了葉臻,任何女人於他而言,都是令人厭惡的存在,尤其是這種心機叵測、主動送上門的女人!
葉蓁身體微微發抖,強烈的恨意沖刷着她的理智,令她恨不得現在就衝上去撕開慕司洲的偽裝,聲嘶力竭地質問為什麼!
然而,她什麼也不能做。
如果現在衝上去說她是葉臻,估計會被當成瘋子送進精神病院!
就算她能證明自己是葉臻,然後呢,讓慕司洲再殺她一次?
呵!
指甲深深掐入掌心,葉蓁幾乎用盡了所有的忍耐力,才將滔天的憤怒和怨恨都壓下去!
再次抬頭,眸底一片冰冷。
管家掃了一眼她發抖的手,只以為她被嚇到了。
畢竟沒有誰能夠在面對現在的少爺時,不害怕的。
「少爺,這位是葉小姐,您的未婚妻。」
「滾出去!」
熟悉的聲音帶着冰冷的厭惡。
「少爺,葉小姐住在這裡,是老夫人的意思。」
管家為難地道。
慕司洲沒有說話,高科技輪椅自動前行,在葉蓁面前停下。
強大的氣場極具壓迫性。
哪怕他坐在輪椅上,葉蓁也感覺被人俯視。
手突然被扯了一下,葉蓁猝不及防間往前摔去,就在她以為自己會倒在慕司洲身上的時候,下巴被狠狠掐住。
慕司洲眼神冰冷,用幾乎要把她下巴骨捏碎的力度,猛地將她往前一拉。
四目相對,他眼裡毫不掩飾的厭惡,如同一把利刃。
「我不管你用了什麼下三濫的手段迷惑奶奶,慕太太的位置絕對不會是你!」
他的太太,只有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