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鑒婿》[第一鑒婿] - 第2章長見識

  一般人如果不用放大鏡都看不清楚,更何況要看清冕上的珠簾。

  「嘉靖皇上喜歡仿造青銅器,故此他在位期間皇宮內外大量仿造先秦的青銅器。」

  「這件就是嘉靖皇上命人融了青銅器,親手仿造而成。」

  「因為是皇帝親手所造,故此皇宮上下拿下了真正的古董,放上了他的贗品。」

  「清軍入關後不明真相,一直視為至寶。」

  此話一出,在場的人紛紛驚嘆。

  就連剛才信心十足的李玉田都感到震驚。

  「我找過很多同行鑒定,也親自看過,這物件絕對沒有問題,怎麼到了你嘴裏就成了贗品?」

  秦漢微微一笑,輕聲說道:「我說了,你人品還行,就是業務水平太差。」

  「青銅簋上的鑲嵌黃金。」

  「周朝的黃金因為工藝不行,純度極低。」

  「這基本常識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說完,秦漢直接拿起櫃檯上的噴槍,在眾目癸癸之下打開噴槍。

  當噴槍架在上面,把青銅簋上的金箔烤化後,李玉田那對圓眼睜的越來越大。

  上面的金箔純度極高,絕對不是周朝的工藝可以製造而成。

  而當他烤化那明朝金器後,兩者效果相同。

  頓時,全程石化,悄然無聲。

  李玉田如五雷轟頂,整個人都僵硬在那裡,瞬間感到無話可說,渾身開始微微顫抖。

  聚寶樓的老闆竟然打眼了!

  在整個圈子,甚至全市都是不小的新聞。

  楚婉婷也感到十分的驚訝,這是她第一次看到秦漢能說出這份驚人的話。

  「我認栽了。」李玉田緩了一會,開口說道:「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今天這位先生算是給我上了一課。」

  「今天我散盡家財,把聚寶樓賠給你們。」李玉田臉色已經慘白!

  秦漢抬起手臂擋住李玉田,輕聲說道:「留着你的聚寶樓吧!我不稀罕。」

  說完,秦漢抬腿向外走去,絲毫不顧及任何人的目光。

  楚婉婷驚訝的站在原地,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

  這根本不是秦漢的性格,他是一個愛財如命的傢伙,這麼大的聚寶樓他不要?

  為了弄清楚怎麼回事,楚婉婷隨後跟了出去。

  見秦漢已經走出很遠,她在後面追了上去。

  「站住。」楚婉婷穿着高跟鞋,好不容易追到他。

  秦漢回過身望着面前這個美人坯子,表情依舊冷漠。「你幹嘛去?」

  楚婉婷本來對他有一絲絲的改觀,可見他還是一副去哪都不打招呼的老樣子,氣不打一處來。「你不是瞧不上我嗎?」秦漢冷言問道。

  「我…」從來沒被秦漢這麼直接霸氣的問過,一時間楚婉婷不止如何應答:「我沒…」

  「你有。」

  秦漢冷笑一聲,繼續說道:「今天你可以解脫了。」

  「從此你是你,我是我,不必再糾纏了。」

  說完,秦漢轉過身繼續向前走去。

  楚婉婷氣的真想給他一巴掌。「你要和我離婚?」

  「是!」

  秦漢擔心他前世那巨大的商業帝國淪為他人之手。

  因為自己死的過於蹊蹺。

  「過了今天隨你,可今天你必須和我去集團周年慶典。」楚婉婷冷聲說道。

  通過記憶秦漢了解今天的日子對楚婉婷來說十分重要。

  楚氏集團今天要確立繼承人,楚婉婷似乎危機重重!

  多年來,一個女人為自己的丈夫背負着嘲笑和羞辱。就算這一切和現在的秦漢無關,可他卻不忍心在今天離去。

  想到這,秦漢開口。

  「我跟你回去。」

  「不過,青銅簋沒買成,我們似乎應該去選一件新的禮物。」秦漢來到楚婉婷面前,輕聲說道。

  「不用你說。」

  「景泰軒是老字號店,希望裏面能有值錢的物件。」楚婉婷沒能拿到青銅簋,心中感到不安。因為那是爺爺最想得到的東西,如果能得到就能討來爺爺的歡心。

  「這家還不如聚寶樓。」秦漢聽說過這家店,自然了解一些。

  有了剛才的事情,楚婉婷對秦漢的話也相信了幾分。

  可在鶴城古玩城裡,也就這兩家說的過去,如果這都沒有好東西,她現在該怎麼辦?

  集團周年慶典,所有人都要送來,如果自己送的東西亮眼,這對楚婉婷在楚氏集團的地位有很重要的作用。

  「等我一會兒。」秦漢邊說,邊在身上摸出一部已經掉漆的破舊手機,發了一條短訊出去。此時正直中午,天氣炎熱,烈日當頭。楚婉婷皺着眉頭等了大約半個小時,實在失去了耐心。

  就在她剛想放棄等待的時候,突然從過往的人群中跑來一人,隨後停在她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