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出天驚》[石出天驚] - 第5章 重回地球

直到天黑都沒看到月程回來,李芸仙焦慮起來,又等了半個多小時還是不見回來,她硬着頭皮朝着月空空的寢宮而去。

到了月空空寢宮門口,李芸仙又徘徊了好久,直到裏面傳來「既然來了還不進來?」,她才硬着頭皮走了進去。

「九妹,月程呢?」李芸仙有種不好的感覺。

「你應該清楚月程是怎麼來的,他如今是我的兒子,可意識是程海的,也可以說他們並不是兩個人,就是一個人。」

聞言,李芸仙沉思起來,許久說道:「我明白了,你還是讓他回那個末法時代星球了,讓他去走完程海的路。」

「嗯。」

「月空空!他是程海也是月程更是你親生兒子,可現在也是我李芸仙的男人!你不該讓他繼續留在他前世的環境中!」李芸仙怒視着月空空,很是埋怨她不跟自己商量,就讓月程去了那種不能修真的星球。

「我寶貝想做啥我都不會幹涉,而且他想要的東西,我這個做媽的,都會給他。」月空空抬頭也瞪着李芸仙。

「他擁有那麼好的體質,也有我這個老婆,讓我來教導他吧。」李芸仙壓下心中的不平,挽住月空空的藕臂耐心解釋。

「這個不用你操心。」月空空甩開李雲仙的手,「他是我的兒子,但也擁有我唯一弟子完整的意識和記憶,他親自走完程海的路,以後他踏上大道的路心境才會圓滿。」

「修道?他還能修道么?」李芸仙怔了一下,仔細推敲覺得月空空說的也有道理。

兩人對視沉默了一會,月空空玉手輕輕的點在李芸仙眉頭的中間。

李芸仙感覺渾身一松,渾厚的規則神紋一個呼吸間便遍布了全身。

「去吧,皎月宮的封禁也解除了,你可以去找他,但不許教導他任何修鍊方式,你要留在他身邊也可以,但只能用凡人的身份。他是我的兒子,只有我才有資格教他,一步步成長起來的月程,才會青出於藍勝於藍。」

「九妹,我很想試試破境後的你有多強。」李雲仙幽幽的說道。

「我也想試試我現在的修為,我可以不動用皎月宮的底蘊和你交手。」月空空很是自信。

李芸仙望了月空空一眼,淡淡一笑,很是不屑,直接飄身出了宮殿。

不多久,兩人來到一處開闊的平原。沒有過百招,月空空就被李雲仙封禁了。

「我一生最大的遺憾就是心慈手軟,難怪師尊總說我妹妹才適合做……」李雲仙像是自嘲,「那天要不是因為幫你接生月兒,我也不可能被你封禁,從而讓我活得如此屈辱!」

「大師姐,我讓兒子毀了你的清白,不求你放過我,也別無所求,給我寶貝一條活路,他現在是你的男人。」月空空無喜無憂。

李雲仙眸中霧水朦朧,最終留下還是解開了月空空的封禁,說:「以後月程問起來,你就說是你還了我自由。」

「大師姐,他是我兒子,我做不到的他一定可以做到,我不希望你干涉我給他規劃的路。」

李雲仙很想說一句「就你那智商」但還是忍住了,說:「別再喊我大師姐了,我都是你兒子的媳婦了,我承受不起,你還是好好想想等師尊出關,要怎麼解釋這件事吧。」

李芸仙猶豫了一會瞬間消失,好像她從沒出現在皎月宮中一樣。

……

月程實在沒想到老媽月空空把他送回地球會是這個時間節點。

明天就是除夕了,街道上人來人往絡繹不絕,月程高大帥氣的外表,不時引來路人的駐足。

月程加快了腳步,不多時到了城邊,再次踏上那條田埂路,他心中也是百感交雜。

當時,就是這一天,也就是這條通往程家莊的田埂路上,程海的頭被一樣東西打中了。

他罵罵咧咧的四處張望卻一個路人也沒有。仔細尋找發現腳下有一塊月牙形的東西,撿起來看看像是一個女孩的吊墜飾品。

也就是這個吊墜徹底改變了他的命運,因為吊墜中有一個神奇的存在——月空空,最終程海成了她的徒弟……

回想往事,月程不自禁的把手伸進懷裡摸出那枚吊墜,如今因為老媽月空空修為大進,吊墜不再是以前那種一輪新月的形狀,而是一塊趨近於橢圓的形狀。

月程意識說道:「媽媽,我的命運不會再次悲催了吧……」

「不會,絕不會。」月空空的聲音出現在月程腦海中,「第一,你現在是我月空空的親生骨肉,媽媽絕不可能讓你有事,第二,你老媽現在的修為也今非昔比了,天塌下來老媽都能給你頂着。」

月程還是有點想不通,前世,月空空每天都要盯着他修鍊,而今卻絕口不提修鍊的事。

「寶貝,你擁有程海的完整意識記憶,真正意義上,現在的你和以前的你,只是新生了一副強大無匹的軀體,本質上你前世今生就是同一個人,所以媽媽要求你回這裡過完程海的一生,這樣你以後修鍊高深大道的時候才不會在心境上有缺失。」

「嗯,我知道,我能有今天都是媽媽您無私的付出,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新生後,老媽月空空雖然不許他修鍊,但他是月空空的骨肉,肉身起點就比前世強大了無數倍,所以身體本能就擁有巨大的力量,加上皎月宮有個藏經閣,裏面幾乎收羅有宇宙各種修鍊體系的書籍,所以很多東西他都是了解的。

「寶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