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之門之今生》[月光之門之今生] - 第3章 踏破鐵鞋

「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我一驚回過神來,那有什麼月夜和寂寞飛舞的龍,只有窗外的圓月和手裡的玉佩,以及執着的響着的手機。拿起一看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想也沒想就掛斷了。剛一掛斷小蘋果的歌聲立刻又響了起來,還是那個陌生的電話,是誰這麼執着?想着不接可能還會打來,就接起了電話。

「是大哥哥嗎?我是墨雨,」電話里傳來了一個溫柔的聲音。一個渾身濕淋淋的女孩浮現在腦海里。

「是你啊,怎麼樣,手機修好了?」,我記得她的手機進水了,「唉、不對,你怎麼有我的電話號碼?」。

「你應該沒有那麼笨吧?我不是用你的電話給姐姐打過一個電話嗎,不就有你的電話號碼了。我想問問你明天有空嗎?」

「明天有事要出去,答應陪一個朋友去趟市裡」。

「噢」,我感覺到了電話那頭的一絲失望,「也沒什麼事,就是我姐說你幫了那麼大的忙,知道你也住在山水花園,就想請你明天中午來家裡吃個便飯以示感謝」。

「感謝就不用了,如果近期不走,倒是可以找個時間聊聊,昨天的話題好象只開了個頭」。

「你才知道啊,昨天你把我了解夠了,到現在都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總不能見着你就叫你大哥哥,我姐也叫你大哥哥吧,她可比你大」。

「小帳算得真精,覺得吃虧了」,墨雨這樣說好像自己吃了虧似的,於是我說道:「我叫衛國,改天咱們約着聊。明天要早起,我要休息了。」

「不行,我給姐姐說,就周日吧,周日我給你電話,就這麼說定了」,話音剛落就聽到電話掛斷的忙音。

這小丫頭,我苦笑了一下,放下手機想要繼續睡覺,微信提示音又響了起來,打開一看是齊珏發過來的一組照片,點開照片,驚訝的發現齊珏真得發了一組稱得上福利的照片。照片中齊珏穿着一套性感的內衣,皮膚白晰,白中略粉,渾身上下沒有一顆痣,細膩光滑。看到這組照片心跳都加快了。

正看着,齊珏的微信又過來了,「看歸看,不許看着我的照片幹壞事」。

真是妖孽,這不是**裸的挑逗和提醒嗎?

我拿起手機衝進了衛生間。用冷水沖了一下身體,身體冷卻下來,理智也漸漸的回來了,這一刻,我有點鄙視自己,鄙視自己的行為是對齊珏**裸的褻瀆,難道這能叫喜歡或者是愛?

我沮喪的回到床上,把自己捂進被單里,覺得這一刻,我沒臉面對自己,想着明天有何面目再見齊珏。不過可能是真的累了,又加上喝了一肚子啤酒,自責並沒有讓我清醒多久,不一會就睡著了。

不是睡着,準確的說是進入了夢鄉,一個奇怪的夢鄉。

一條寬闊的河流,河岸上是嫩綠的足有半人高的蒿草,河面上的船一艘連着一艘,我坐在河岸的草地上一艘一艘數着船帆。不遠處有幾戶人家,炊煙裊裊,寧靜之中透露出一絲愜意。我信步走了過去,看到一個身着古裝的女子在河邊用原始的方法洗衣服,一個比她小十幾歲女孩正在旁邊幫着她擰衣服上的水。仔細一看兩個女子好像見過,年紀大的象極了墨雨的姐姐,而年紀小的正是墨雨。奇怪的是,我已經走到了她們面前,她們卻好像並沒有看到我。

正疑惑間,一輛敞篷馬車從河邊的小道上疾馳而過,一個身着古裝的士兵拚命揮動着馬鞭,車上坐着一位華服女子赫然就是齊珏。

馬車過去不久,一陣金戈鐵馬的聲音傳來,緊接着煙塵起處一隊人馬沿着河邊的小道追了過來。

我明白這隊人馬一定是去追齊珏乘坐的馬車,而我卻無能為力,只能在那裡干著急,一着急卻從夢中驚醒了。驚醒後發現天已經亮了,看着自己還保持着昨晚把自己捂進被單的姿態,渾身已被汗水浸透。

去衛生間沖洗了一下,坐在那想着這個奇怪的夢,奇怪墨雨和她的姐姐還有齊珏怎麼會出現在夢中,而且還穿越回了古代。我笑了笑,一個瘋狂的夢境。

剛點起一支煙,想平復一下因夢境所觸動的內心,手機響了起來,不用說一定是齊珏,這個考古狂,去潘家園的積極性是無法用言語來表達的。

電話中約好時間及接她的地點,我就出門在早點攤買了煎餅,然後就開着千里馬出發了。

齊珏住在公司的宿舍,已在東關大橋的公交車站等着我,看到她時我暗暗的罵了一聲妖孽,這是要迷死人不賠命的節奏,一條牛仔熱褲,上身一件淺藍色的短款體裇,露出盈盈一握的纖細小腰,以及胸前如山峰偉岸的隆起,美艷無比。

坐進車裡,齊珏看了我一眼,臉刷得紅到了耳根。

「怎麼,不好意思了,不好意思還給我發那種幾乎要引誘我犯罪的照片?」

「你」,齊珏銀牙一咬,衝著我的肩膀來了一拳,導致方向一抖差點讓左側車道的一輛車和可愛的千里馬來一個親密接觸。氣得後面的車超過我的時候,通過車窗大聲罵我傻X。

「口口聲讓我發福利,發了給你又笑話我,你還是男人嗎?」齊珏氣得不輕,飽滿的胸口不斷起伏,

「玩笑,玩笑,別生氣」,我一看話風不對,趕緊找轍下台,「這樣的福利巴不得天天有,那會笑話你」。

看我這樣說齊珏又得意了起來,「我想你不光希望我天天發照片給你吧,你更希望我天天脫光了站在你面前」,可能意識到自己的話有點大膽和出格,齊珏的臉刷得又紅了,略帶嬌羞的低下了頭。

「我當然巴不得,如果天天能坦誠相見你這樣一位禍國殃民的美女,夫復何求」。

「呸」,齊珏假裝啐了我一口,「美死你,還天天與你坦誠相見」。

「那可不」,我突然想起了昨晚范嶸說的話,然後就不要臉的對齊珏說道:「要不你做我女朋友吧,省得你整天在外面禍國殃民」。

「你」,齊珏扭着頭看了我一眼,「你想做我男朋友?」

「當然」,我把着方向盤,側眼看了她一眼。

「做我男朋友,也不是不可以,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別說一個,十個都沒問題」,我覺得有戲,趕緊答應,心裏也知道,也許只是個玩笑,「什麼條件?」。

「條件很簡單,就是你去做個雙眼皮手術」,齊珏笑嘻嘻的說道。

「什麼?」我下意識的踩了一腳剎車,「你讓一大老爺們去做雙眼皮手術,虧你想得出來」。

「怎麼?這就不答應了,是誰說十個條件都能答應,我就喜歡雙眼皮的男生,有問題嗎?你眼睛那麼小,還單眼皮」。齊珏後面那句話雖然聲音很小,但還是一字不差的鑽進了我的耳朵。

「那還是算了,你還是去禍害別人吧」。我心裏一個恨啊,這都什麼人,這是什麼條件。

我在生着氣,齊珏卻高高興興的哼起了歌。一邊哼着還一邊挑釁的看着我,一臉的得意。

我打開音響不再理她。到了潘家園找了車位把車停好,就像跟班一樣跟着齊珏向潘家園的大門走去。

突然一個男子湊了過來,手裡拿着一塊像古玉的玉佩,齊珏看到眼神突然亮了起來,可拿過來只看了一眼,眼神就立刻暗淡了下去。隨手把玉佩遞迴給了那位男子。

「如果真有東西,拿出來看看,別拿這些東西糊弄人」,男子一聽訕笑一聲轉身離開了。

以前陪齊珏逛潘家園,光顧着跟在她身後欣賞她曼妙性感的身材,並想像着各種可能,今天刻意留意了一下,看看她的興趣點在什麼地方。不留意不知道,一留意才發現齊珏的興趣全在古玉上,尤其是玉佩,只要看見總會拿過來看一眼,兩個多小時就在齊珏一眼又一眼的失望中過去了,原本的希望和興奮也漸漸的從齊珏臉上消失了。

到了午飯的時間,看着齊珏一如既往失望的表情,突然有點心疼,覺得如果告訴她我撿到了一塊玉佩,或許就不用在潘家園讓她再次經歷從希望到失望的折磨,我理解這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算了,別看了,」我拉着還想掙扎着向下一個攤位走去的齊珏,「咱們先去吃飯,然後休息一下,恢復了體力,咱們繼續找。」

整整兩個半小時不斷的停停走走,齊珏的確是累了,也餓了,就隨着我去了市場旁邊的一家小飯店。

點好了飯菜後,我問齊珏,到底在找什麼東西,怎麼一看到玉佩就會拿過來仔細端詳一番。

齊珏幽幽的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只是把手從自己飽滿的胸口伸了進去,然後取出了一個東西握在手裡:「你猜猜看」。

見到齊珏的第一天起就看到她脖子上有一根紅繩,但不知道下面貼身戴着什麼東西,看來今天會有意外的收穫,起碼能知道她的一個秘密。

「不管是什麼,它都很幸福」,我猜不出她戴的是什麼,但我覺得能讓眼前這樣的美女貼身佩戴的東西一定很幸福。

「能不能正經一點」,齊珏白了我一眼,把那物件連同紅色的繩子遞給了我。

我接過帶着齊珏體溫的物件,本能的放到鼻子下聞了一下,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齊珏臉刷得又紅到了耳根,「你能不能要點臉?這麼多人」。

「你的意思是如果沒有其他人,我就可以明目張胆的聞了」,我腆着臉笑嘻嘻的說道,同時還做了一個深嗅一口的動作。

「行了,別鬧了,看看是什麼東西吧」

我打開手掌一看,驚得我下巴都快掉下來了。也是一個龍形玉佩,和我在河邊淤泥中撿到的幾乎一樣,只是感覺形狀剛好相反。我仔細的端祥了一番,這塊玉佩上也有一道道淺淺的凹痕,同樣象極了那些我不認識的文字。

「你以前見過這樣的玉佩?」看着我驚訝的表情,齊珏一臉狐疑的看着我。

「沒有」,我趕緊回道,因為我不能確定是否可以告訴她我撿到了類似的一塊玉佩,而此刻這塊玉佩正在我的床頭睡大覺呢。

「從十歲起,我就在尋找類似這樣的一塊玉佩,嚴格意義上講是她的另一半」,齊珏停頓了一下,又說道,「這也是我為什麼選擇考古專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