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妖孽棄少》[最強妖孽棄少] - 第四章 真是令人難受

當墨塵穿戴整齊下樓,凌安月已經在餐桌上用起早餐來了。

看到墨塵,凌安月理都不理他,還轉過臉,臉上滿是嫌惡。

墨塵也不在意,自顧自在凌安月對面坐下,然後就是對早餐一頓狼吞虎咽。

凌安月用餘光瞄到墨塵,那副絲毫不在意形象的吃相,她心裏的厭惡又多了幾分。

她的未婚夫怎麼會是他這個如此不堪的傢伙。

這麼一來凌安月又想到了昨天救了自己被稱為黑鷹的傢伙。

他是那麼地帥氣,冷厲,瀟洒。

她的男人就應該有那種氣度,風範。

再看看正在大口吸溜着麵條的墨塵。

凌安月只感覺這兩個男人簡直就是一個天一個地。

就算和墨塵說自己昨晚被暗殺了,就他這種什麼都不懂只知道放縱的敗家子,他也不能做到什麼,甚至還可能完全不關心她的死活。

理想和現實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小塵呀,昨天晚上過得好嗎?你可滿意? ”凌齊石不知道什麼時候趕到了,笑眯眯地看着墨塵。

而凌安月看到她的父親,她就像是受驚的小白兔一樣,微微蜷縮起身子,整個身子都冰涼了起來。

你可滿意,這她父親所說的這四個字眼,就如同利劍一樣將凌安月已經千瘡百孔的心又割離得支離破碎。

這麼說就好像她是一件商品,她就像一個陪酒的女人一樣。

只有評論價值的必要。

果然,她的父親還是問出了口聲。

她可是將墨塵綁了起來,還拿了小刀的。

她低下腦袋,她已經可以預想到墨塵會以怎麼一副醜惡的嘴臉向她所恐懼的父親告狀的。

到時候在自家父親逼迫下,自己就必須和他做那些事情。

委身於這個極品敗家子墨塵。

就算自己十分萬分地不願意。

絕望,一瞬間就湧上心頭。

墨塵吸溜完嘴裏的麵條,他再喝完手邊的一杯豆漿。

”昨天晚上…… ”墨塵撓了撓臉他一臉便秘的模樣。

”嗯?有什麼不對嗎? ”這麼說著,凌齊石還有一種極度兇惡的目光轉移看向了凌安月。

讓凌安月心裏又涼了半截。

”昨天晚上,老婆她愣是不顧害羞內斂的我的同意,要跟我玩一些刺激的東西,沒想到她那麼熱情。雖然我知道我的魅力很大,帥氣迷人,哎~ ”墨塵幽幽嘆了口氣。

”我害怕讓你知道我和他第一天就那麼刺激,你會責怪她,畢竟我也不是一個不檢點的人,所以我殘忍地拒絕了她。 ”

”嘛,年輕人,刺激一點不好嗎?真是…… ”凌齊石輕笑着搖了搖頭。

凌齊石現在只想要墨塵將凌安月的肚子搞大,讓凌安月懷上墨家的種,這樣子接下來他凌家的生活就無憂了。

還是那句話,墨塵就算是棄子,他也是墨家的人。

聽墨塵這麼一說,自己那個不爭氣的女兒,昨天晚上還挺主動的。

”這樣,我就放心了,你們兩個都放心,我也不是一個不開明的人,你們小兩口該怎麼也就怎麼樣,我都不會插足影響到你們的。 ”凌齊石這麼說著,還上前欣慰地拍了拍凌安月的肩膀,表示讚許。

”我先走了,這次來,就是看看你們兩個的狀況而已。 ”

直至凌齊石離開,凌安月那懸着的心才放了下來。

她聽得一愣一愣的。

墨塵竟然沒有向她父親告狀?

雖然墨塵剛才所說的很多東西都槽點滿滿,什麼他害羞內斂,什麼他魅力很大帥氣迷人,還說自己不是不檢點的人。明明那個時候他樣子不知道有多興奮,腰挺得不知道有多歡。

從結果看來,她並沒有說出自己沒有和他做那事情,並且將他綁起來的情況。

這個,難道說他看出了自己的感受,顧及自己的感受,所以才沒有和她父親說那些?

或許他沒有那麼不堪,起碼理解她的感受。

這樣子的話,只需要時間,只要她適應,或許還是能夠和他在一起的。

凌安月抬頭看向墨塵,只見墨塵看着她的右手一臉驚恐。

凌安月看向自己的右手,一切都想明白了。

真是一個懦夫。

剛才凌齊石來了以後,她因為害怕,忍不住想要抓握住什麼東西,然後就抓住了放在桌上的一柄小刀。

再加上害怕,手都在抖。

他是畏懼自己,所以才什麼都不敢屠吐露出來。

哼,這個也好,知道他是個膽小鬼,以後就可以藉此辦法讓他不能胡作非為。

看來以後要常備一把小刀,嗯還應該要一把剪刀。

要是墨塵胡作非為,就將他咔嚓掉。

凌安月沒有注意到,墨塵的這一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