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妖孽棄少》[最強妖孽棄少] - 第八章 黑花金卡

當塵哥趕到蔚麗苑之後,在到門口的時候就被門口的那些守衛給攔在門外面。

”你有邀請函嗎? ”

”沒有。 ”看凌安月對墨塵那種冷漠模樣,凌安月連舞會的事情都沒有跟塵哥提,塵哥當然沒有這一個東西。

”無幹人等不要來這裡,這裡可不是誰都能來的,也不看看自己是怎麼樣的一副德性。 ”聽到塵哥乾脆地承認沒有,守門的人冷冷地說道。

由於之前忙着去四處調查各大醫藥集團的信息,如今墨塵的衣服有點亂,衣服都皺皺的,而且穿着的休閑服怎麼看都不像是參加舞會的。

塵哥虛起眼,這種看待街道上上前要飯乞丐極度厭惡的視線和目光怎麼回事?

”哎?這傢伙誰呀?這種模樣還想着來參加蔚麗苑舉辦的舞會? ”

”真是令人丟臉,這種一看就是那些平民,這樣還想要進蔚麗苑? ”

”守衛趕緊將他趕出去,他在這裡太礙路了。 ”

應該是一些有恃身份高貴的富家公子正要進到蔚麗苑裏面去,看到墨塵整個人亂糟糟的樣子一臉鄙夷地譏諷起來。

高凌雲作為可以有幸參加到蔚麗苑舞會的一員,他看到出現在舞會入口卻被攔截在外面的墨塵,嘴上不由帶上幾分自得地笑容。

看着墨塵那一身毫無品味的裝扮,高凌雲更是可以判定,墨塵應該就是一個湊熱鬧的傢伙。

他,算什麼東西?

高凌雲走到門口處,守衛就已經堆起討好的笑容。

”聽到沒有,這裡不是你能夠來的地方。 ”守衛惡狠狠地瞪了墨塵一眼嚴聲說著,然後就一臉賠笑地看向高凌云: ”雲少,您就不用出示邀請函了,像你不用邀請函也能證明您高貴的身份。 ”

高凌雲很享受這樣的感覺,這種自己高人一等的感覺。

他能夠從欺壓墨塵當中取得非常不錯的愉快感。

”他為什麼不用出示邀請函? ”這下塵哥就不樂意了。

”只要是能夠證明身份,你也可以進到舞會當中,只是看你的樣子就是想要混進去,像你這種混子,我看得夠多了,趕緊滾吧。 ”

想想高凌雲在社會上有着一定的身份,是一個小企業老總的兒子。

不像這個穿着休閑裝來參加舞會的傢伙,一看裝束就知道他沒有什麼身份背景。

其他來參加舞會的人來到門口認出了高凌雲,知道他之後,紛紛上前跟他打招呼。

而高凌雲一下子就被其他人圍了起來,他覺得非常有面子。

”雲少,你也來參加這一次舞會? ”

高凌雲冷冷地看了墨塵一下: ”是呀,只是如今被一隻擋在門外的蒼蠅攪亂了興緻。 ”

知道高凌雲意有所指,知道墨塵這種裝束還想要混進去的情況,周圍人不由向墨塵投向了不屑的目光。

”就這種德性還想要來參加舞會? ”

”這樣的傢伙立刻趕走,把他立刻趕走,真讓人掉價,讓人作嘔。 ”

還有一些知道高凌雲在社會上還算可以身份的女人,她們穿着小禮服就紛紛靠近到高凌雲的身邊,討好地笑着。

”雲少,等下能夠和我跳個舞嗎? ”一個穿着黑色晚禮服的女人對着高凌雲拋了個媚眼。

”哎哎哎,雲少,跟人家嘛。 ”另外一個穿着白色禮服的女人也是靠近到高凌雲的身邊開始撒嬌起來,她抱起高凌雲的手臂,還用她胸前的柔軟去擠壓着高凌雲的手臂。

很多女性都開始圍在高凌雲的身邊。

高凌雲還是挺有身份地位的,對於那些一般參加舞會的女性來說是一塊可口的肥肉。

反觀墨塵這邊,根本沒有任何人正眼看他一下。

最多也只是投向過去看小丑一樣的視線。

在所有人看來他都只是個無足輕重的小角色而已。

塵哥虛起雙眼。

咦……搖頭晃奶的,真不檢點。

只是塵哥視線直勾勾不帶絲毫掩飾地流轉在那些白皙溝壑處。

他知道很多時候這些舞會,是很多女性尋找大款,通過交際認識到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的好機會。

他也不是很在意。

況且他還一直是一個很低調的人,他厲害他很流弊他會四周圍亂說的嗎?

”嗯?發生了什麼事情?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非常有悅耳動聽的女音傳了過來。

迎面走來一個穿着性感紅色禮服的女人,腳上的黑色細高跟,更是映得她那雙腿細長白嫩。

這個女人有着一雙**,衡量女孩子的腿大體有三個標準分為色澤、協調感、和比例。

一雙**,不是越長越好,又或是越直越好。

而是與整個人協調,達到最為恰當的比例。

那樣,才是絕世美足。

而如今這個女人的**就可以劃分到絕世**的行列,勻稱白皙協調。

就像是上天雕琢看來完美的藝術品。

再看起面容,一雙桃花眼魅惑誘人,精緻美麗的面貌。

可以說得上是與凌安月是同一種層次的美女。

與凌安月不同的是,一個冷漠如冰,而另一個嬌艷似火。

如此冰火兩重天,各有特色。

一瞬間所有的目光都被穆瑤所吸引。

熟悉穆瑤的人都應該知道,穆瑤就是蔚麗苑的老闆。

蔚麗苑可以請到這麼多有身份地位的人來參加舞會,足以表明穆瑤所擁有的能量。

”沒什麼,瑤姐,就是有一個不知道

猜你喜歡